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消息 > 学院动态

哈佛大学代表团与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系列讲座(二)

罗柏松教授:四十二章经的佛经及其在道教文献中的奇妙历史

时间:2016-12-14 16:28:35  来源:  作者:朱德涛 点击:  

       201612月12日下午三点,哈佛大学东方语言文明系教授、中国宗教研究会会长罗柏松教授以“四十二章经的佛经及其在道教文献中的奇妙历史”为题,在四川大学江安校区文科楼二区一楼报告厅举行精彩学术报告。讲座由考古系白彬教授主持,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姜生教授、韦兵教授,藏研所玉珠措姆副教授,宗教所段玉明教授等学者,以及四川大学众多师生到场聆听并进行互动。

本场讲座的内容主要有两部分。第一,罗教授主要围绕《四十二章经》在西方的翻译及流传情况进行说明,重点对该经典中的佛、道教因素,以及可能涉及儒家文学的影响进行分析。第二,以《道德经》为例,梳理它在西方社会的翻译和流传情况,并揭示西方人对《道德经》的跨文化误读现象及所造成的历史影响。

通讯稿:罗柏松教授讲座(朱德涛)2834.png

罗教授首先以汉明帝夜梦佛陀展开论述。他指出,通常情况下,人们认为《四十二章经》是第一部被翻译成汉语的佛经,多数人将它作为佛教的入门读物,同时也是第一部被翻译成西方语种的佛教经典,是西方国家认识佛教的首选素材。关于《四十二章经》的版本,目前流行的版本有三种,分别是日本人编纂大正新修大藏经、宋真宗御制版本和宋代守遂注解本,其中以后者流传最为普遍。

然后,罗教授分别对唐代禅宗文献《宝林传》和南朝上清派道教经典《真诰》中出现的《四十二章经》进行分析。通过比对,他首先指出,虽然《宝林传》中保存有《四十二章经》的内容,但并不是原始版本,而是经过编纂者的改异,二者存在许多差别。他认为《宝林传》中出现的“见性”“无念无住无修无证”等词汇,是禅宗佛徒有意禅化《四十二章经》的结果。与此同时,他也注意到《宝林传》中《四十二章经》是以“佛言”起首,并且当中出现了许多关于孝道的典故,这种现象应该是受到儒家《论语》编著形式和内容的影响。他还强调西方人在接触佛教时,就是从被禅化的《宝林传》开始的,因此在欧美地区,人们对《四十二章经》和佛教的理解存在偏差。关于《真诰》中的《四十二章经》,经过与《大藏经》版本的比较,罗教授指出,《道藏》编纂者在借鉴佛经时,也作了一些篡改。比如将“爱”“色”“无我”“无常”“和气/合气”等佛教术语删掉,将“沙门”“持五戒者”“佛”等佛家名词改成“道士、仙人”“学道者”“紫元夫人、太上真人”等道家术语。通过一系列的比照,他认为,《四十二章经》的最早版本可能是通过《真诰》保存下来的,因为《大藏经》中的《四十二章经》是宋朝的版本。因此,他强调在研究某一宗教,还需要关注其它宗教的文献资料。

通讯稿:罗柏松教授讲座(朱德涛)2836.png

接着,罗教授对《道德经》在西方的流传历史和文化误读进行梳理。首先,他引用法国学者Marcel Granet 1934年的一句话“道德经是无法翻译的”(Daodejing is impossible to translate),来强调翻译《道德经》难度难度非常大,但它却是世界上翻译最广的第二大类文献。与此同时,他还提到,1819世纪,在欧洲人世界宗教观念当中,只有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三大宗教,而印度教和佛教都是后来才出现的术语。因此,当《道德经》被不同人引进西方时,人们对这一外来文化产生了一系列的误解。例如1718世纪,当《道德经》开始被翻译到西方时,欧洲人认为中国的道教是埃及人的宗教;在耶稣会人员将《道德经》翻译成拉丁文过程中,他们认为《道德经》中有基督教的内容,并将《道德经》与《圣经》中的内容相符会,将《道德经》与“一神教(Monotheism)”“三位一体(Christian Trinity)”等概念相勾连;他们还将《道德经》第14章中出现的“夷(yi)”“希(xi)”“微(wei)”音译成基督教中的“Yahweh/Jehovah”。在法国,Pierre Abel在其著作(Essay on the Life and Ideas of Lao-tseu,a Chinese Philosopher of the Sixth Century B.C.,Who has Propagated the Ideas Commonly held by Pythagoras,Plato and Their Disciples.)中,依据“老子化胡说”,认为老子观点与“新柏拉图主义”有联系,而将《道德经》的“道”与柏拉图的“理智(Logos)”相关联;同时,还有法国人把《道德经》与印度吠陀哲学相比较,将“道”等同于“婆罗门”。英国汉学家Lionel Giles和新教徒John Chalmers都曾将《道德经》与基督教的约翰福音(Gospel of John)联系起来。在德国,《道德经》在被输入过程中,德国的哲学家们也普遍认为《道德经》受到过德国哲学思想(德国理想主义)的影响。之后,罗教授又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道德经》在西方的流传和误读。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随着美国“嬉皮士(Hippie”运动的兴盛,出现了许多疯狂的文化现象,《道德经》成为嬉皮士们非常热爱的书籍。例如曾执教于哈佛大学的Timothy Leary教授,他虽不懂中文,却从药品中获取灵力,将《道德经》译成了英文,罗柏松教授将这种现象解释为“幻觉剂的理解(Psychedelic Reading)”;同时他还提到著名的“披头士(Beatles)”乐队曾因从《道德经》第四十七章中获得灵感而创作了流行摇滚歌曲(The Inner Light)。更有趣地是,美国历史上最保守的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在1988年的一次公开演讲中,曾引用了《道德经》的内容(治大国,若烹小鲜),他还将老道思想与美国治国理念相结合。此外,Stephen Mitchell 也是一位不懂中文的美国人,只因他曾长期禅坐而产生特异功能,后获得出版社的高额赞助,也将《道德经》翻译成了英文。

综上所述,西方人对《道德经》和道教产生过一系列误解。这些跨文化的误读也对西方学术界造成了重要的影响,在西方社会也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例如人们用“道家(Taoism)”“正(Pure)”“哲学(Philosophy)”等术语来表达道教的正面形象,而用“道教(Daoism)”“邪(Impure)”“宗教实践(Religion Practice)”等词汇来形容道教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这些误读和偏见,也阻滞了西方学者研究中国道教的历史进程,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才开始起步。但罗教授谈到,近些年来,西方学者对中国道教研究的热情在不断升温。

通讯稿:罗柏松教授讲座(朱德涛)2831.png

讲座之后,白彬教授结合自身曾在哈佛大学的访学经历,对罗柏松教授的讲座内容和治学路径给予高度评析。最后,在场学生就宗教信仰与学术研究、民间宗教、西王母等话题与罗柏松教授进行了交流互动,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落幕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游子归家济济一堂   情牵你我共襄盛举
游子归家济济一堂 情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西南地区先秦两汉时期冶金遗址调查与研究”开题报告会成功举行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
新津宝墩遗址田野考古实习圆满结束
新津宝墩遗址田野考古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与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签署“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合作框架协议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版权所有 如有问题和建议请联系hm_1974228@163.com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望江路29号四川大学望江校区文科楼4楼  邮编:610064
Tel :8628-85417695 Fax:85417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