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消息 > 学院动态

通讯稿: 邪恶的魔女还是慈悲的度母——近代康区历史上妇女领导力研究

时间:2017-04-28 11:04:20  来源:  作者:潘晓曈 供稿/图,玉珠措姆审稿 点击:  

       4月20日下午,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玉珠措姆副教授以“邪恶的魔女(བདུད་མོ་)还是慈悲的度母(སྒྲོལ་མ་)——近代康区历史上妇女领导力研究”为题,为我所师生分享她最新的研究成果。我所霍巍教授、石硕教授、熊文彬教授、徐君教授、嘎尔让副教授、张延清副教授、邹立波副教授等老师参加了本次沙龙,本次沙龙是本所第八场学术沙龙,吸引了来自四川大学、西南民大众多师生及相关社会人士前来聆听。

       沙龙开始之前,霍巍教授向大家介绍了本所学术沙龙系本所若干学术讲座序列之一,该学术沙龙旨在将本所老师的研究成果在所内进行一个内循环,为本所老师彼此交流提供场域;并将优质的研究成果和资讯分享给川大和成都地区的老师和同学,以期成为本所研究力量的内在动力,从而推动研究事业不断前行。
 1.jpg
       沙龙伊始,玉珠措姆老师介绍了她研究的缘起。她指出,目前学界认为跟亚洲其他文化相比,藏族文化给予妇女相对较多的自由。但是藏族主流的口传和文字材料记载中,女性的声音是缺乏的,往往还是以男权为中心的父系的历史叙述占主导地位,且探讨妇女地位和作用的很少,即便出现女性研究,也都是以反面角色出现。玉珠措姆老师将已有的口传、文字材料中关于康区强大的女性的描述总结为三类:第一,将其神圣化,作为度母(སྒྲོལ་མ);第二,将其魔鬼化,作为魔女(བདུད་མོ་);第三,将其丑化为恶毒、邪恶的形象。本研究所选的三个个案,在康区口传中普遍将其称为“康区三魔女”(ཁམས་པའི་བདུད་མོ་གསུམ་)或尊奉为“康区三度母”(ཁམས་པའི་སྒྲོལ་མ་རྣམ་གསུམ),她们是甘孜的孔萨·央金志玛(又称央金堪珠,1854-1935)、德格的夏克·泽旺卓玛(已有材料中没有记载其生辰年月)和瞻对的甲日·其美志玛 (1905-1939)。
       其次,玉珠措姆老师介绍了本研究所用史料,时间上既有同时代的记述,也有后期的材料。藏文史料主要有七种:འཇུ་ཆེན་ཐུབ་བསྟན་རྣམ་རྒྱལ་གྱི་མི་ཚེ་ལོ་རྒྱུས་། སྡེ་དགེ་ལོ་རྒྱུས་། ངའི་མི་ཚེ་ལོ་རྒྱུས་། ཁམས་སྡེ་དགེ་རྒྱལ་པོའི་སྲིད་དོན་ལོ་རྒྱུས་བཞུགས་སོ། སྡེ་དགེ་ལོ་རྒྱུས་སྲིད་དོན་ཟླ་འོད་གསར་བའི་མེ་ལོང། ཁང་གསར་སྐྱབས་མགོན་གཉིས་པའི་རྣམ་ཐར་།  དཀར་མཛེས་དཔོན་ཁག་ཁང་གསར་ཚང་གི་ལོ་རྒྱུས་རགས་བསྡུས་། 中文史料主要有三种:1. 民国时期期刊中的有关文章;2. 甘孜县、新龙县文史资料选辑以及甘孜州文史资料选辑中的有关文章;3. 甘孜县、新龙县和德格县县志。同时,玉珠措姆老师简要介绍了目前关于康区妇女的既有研究,她指出国外研究大部分以宗教人物为研究对象,利用女活佛或女性修行者的传记进行研究;国内研究主要有刘正刚教授、张云研究员等研究人员所做的关于藏族妇女地位的研究,目前尚无详细的个案研究。故本研究通过探讨由上述三位藏族女性为代表的一些杰出的康巴妇女在康区各政体的政治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开始对康区政治生活中康区妇女所扮演的角色和作用做一个初步的研究。
       接下来,玉珠措姆老师分别探讨了上述三位女性统治者崛起的环境,并简要提及那些崛起的环境以及通向权力和权威的道路与本文探讨的女性领导人相似的其他一些著名的女性。此外,还着重探讨这三位女性领导人在崛起的过程及其在统治其领地的过程中遇到的诸多限制,以及她们如何通过适应当地的环境来克服诸多限制,从而阐明在当地和康区政治中女性政治领袖的地位、角色和能动性。
       第一位女性是孔萨·央金堪珠,玉珠措姆老师指出,她的崛起源于她是第六代孔萨土司欧珠彭错的非婚独生女,故由于当时名号、政治权威以及财产所有权等的继承规则的原因,央金堪珠于1875年承袭了父亲的土司职位,成为第七代孔萨土司。后来,德格土司属下的贵族随从家族(藏语称“顿科”)阿都仓的泽旺彭措入赘到孔萨家族,与央金堪珠成婚,但婚后她与丈夫不睦,导致了孔萨土司家族内部权力之争。最终,央金堪珠击败了其丈夫,重新成为孔萨土司。后来通过西藏地方政府驻瞻藏官的调解,央金与其丈夫离婚,由他们的大儿子欧珠丹增晋美(1887-1924)继承孔萨土司一职。直到此时孔萨土司家族内部的武装械斗才被平息。玉珠措姆老师指出,上述孔萨土司家族内部的权力之争清楚地表明女性领导人在崛起中以及在统治其领地时实施其权力与权威的过程中遇到的诸多限制与障碍。根据康区的继承规则,如果土司家族没有男性继嗣,传统的做法是由女儿继承土司之位。然而,由于在政治领域实行的是父权的继承制度,而且父权制是至高无上的,因此,传统的做法也是由土司家族的女婿,即土司女儿的丈夫来行使作为土司的权力和权威。换言之,正如继承财产时的规则一样,女婿们也享有继承政治权力、权威以及土司名号的同样的权力。因此,根据当地有关权威与正统性的观念,次旺彭措一定期望他自己可以以孔萨土司的身份来实行权力与权威。而央金堪珠是一位意志坚强的女性,并没有做好将土司之位让给其丈夫,从而从属于后者的准备。
       接下来,玉珠措姆老师进一步探讨央金堪珠在扩大孔萨家族势力、扩张其领土以及恢复其家族势力中所起到的至关重要的作用。她先后安排与麻书土司和百利土司家族联姻,从而使孔萨家族的领土和势力大增。加之,她应对赵尔丰“改土归流”以及后来为恢复孔萨家族的权力所做的努力,都体现了她的领导力与精明能干。
       第二位女性是夏克·泽旺志玛,玉珠措姆老师指出,与孔萨·央金堪珠崛起的情况不同,她的丈夫于1906-1907年被支持德格土司大儿子多吉僧格的大头人暗杀后,她继承亡夫的官位,成为德格土司属下的一名大头人。在1907-1909年间她继续带领其家族的追随者们与德格土司小儿子昂旺·降白仁青并肩作战。1909年被赵尔丰及其兄长多吉僧格的军队击败,逃亡青海。在拉卜楞寺降央协巴活佛的推荐下,泽旺志玛率领其家族的追随者们与降白仁青一道,追随十三世达赖喇嘛前往西藏。后来,其家族被任命为藏北那曲降交地方的头人,从而成为西藏贵族阶层的一部分。这一切都显示了她超凡的领导能力。其后,泽旺志玛请求十三世达赖喇嘛帮助恢复其家族在德格的权力,并决定举家搬回金沙江以西的汪布顶居住。同时她决定将其两个儿子送到专门培养西藏的贵族子弟成为政府官员的“孜洛扎”接受教育,从而使她的儿子们熟悉西藏地方政府的事务以及西藏的情况,而且也使得他们结识其他贵族家庭的子弟。后来,她还安排德格玉隆地区的大头人拉日本的女儿嫁给她的小儿子夏克刀登,从而,通过联姻增强了其家族的权势。上述这些举措都显示了泽旺志玛在政治领导中的远见。玉珠措姆老师、调,关于泽旺志玛的详细记载很少,但恰好说明,这与传统的藏族口头传统与史学中强调父系继嗣在宗教、政治、经济及其它领域的作用有密切的关系。
       第三位女性是甲日·其美志玛,玉珠措姆老师介绍了其美志玛在瞻对(今新龙)及康区政治中的崛起及其参与“康人治康”的简要情况。其美志玛通向权力之路也与上述两位女性不同,她之所以崛起,是由于她年迈的父亲瞻对四大千户(总保)之一的甲日·多吉朗加年迈,需要她代为处理有关事物。同时,与央金堪珠一样,由于其美志玛精明强干、意志坚强,也没有做好让其丈夫希哇·翁须多吉,即甲日家族的倒插门女婿继承千户之位的准备,因此,导致了该夫妇不和,从而,也引发了甲日家族与希哇家族间多年的武装械斗。玉珠措姆老师进一步指出,在相关材料的叙述中,关于其美志玛的军事行动的叙述较多,特别是她在1936年率军与噶然喇嘛狙击红军等,而且响应噶然喇嘛的“康人治康”运动,曾被噶然喇嘛任命为瞻化县长。20世纪30年代,其美志玛为了增强其家族势力,说服其父亲违抗瞻化政府的命令,还通过“抢劫”来获得财富;并向外部势力求助,即于1938年前往甘孜面见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戴季陶,以取得其支持。同时,她还准备参与1939年的第三次“康人治康”运动,并计划将二十四军的驻军赶出瞻化,最终因计划败露被枪决,从中可以看到其美志玛在瞻对和康区政治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尽管其美志玛英勇善战、足谋多智,其父亲不得不依靠她来带兵打仗,而且由她处理地方事务。但仍需指出,千户之位是由多吉朗加的孙子继承而非其美志玛,而其美志玛为树立其女性领袖的威望,常常男装打扮,藏文叙述其为:ཕོ་རེད་ཟེར་ན་མོ་ཡིན་པ། མོ་རེད་ཟེར་ན་ཕོ་འདྲ་བ་ཞིག་ཡོད།(大意为:“如果说他是一名男子,但她却是一名妇女;而如果说她是一名妇女,但她却是一名像男人的女人)。
       最后,玉珠措姆老师给大家介绍了上述研究的结论。首先,本研究中三位女性的历史展示了康区妇女矛盾的社会地位,她们出生在土司或头人家庭中使得她们拥有特权地位,但却因性别使其处于不利地位,这种矛盾使她们的形象在口传资料和叙事中被神圣化或邪恶化。其次,玉珠措姆老师对三个个案的研究分别作了总结,通过个案展示她们不同的通向权力之路或渠道。而且由于上述对女性政治领袖的偏见,在她们得到权力和行使权力中也有一些限制和障碍,但是她们也在此过程中通过各种努力克服诸多限制,从而展示出康区政治生活中妇女所扮演的角色和作用。
 2.jpg
       玉珠措姆老师的分享结束后,石硕教授指出玉珠措姆老师的选题很好,且研究十分规范,依据研究材料、主要讨论的人物,并在此基础上得出结论,对同学们非常具有启发性,非常值得学习。徐君教授提出追溯康区女性地位与卫藏地区不同的原因问题。熊文彬教授对玉珠措姆老师的选题和研究进行高度评价,认为其角度新、用词新,为我们展示了怎样通过材料得出一个倾向性的印象,并用材料将其归结为几条线,得出一个倾向性的结论,思路清晰,材料充分。并就“领导力”等问题做了进一步探讨。邹立波副教授就康区女土司的头衔在制度层面与实际执行层面等问题做了探讨。其后,罗鸿老师等就本研究的相关问题进行了精彩的回应与探讨。此次分享在热烈的掌声中落下帷幕。
 
(注:本场沙龙所讲为作者未刊成果,敬请读者勿做学术引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新津宝墩遗址田野考古实习圆满结束
新津宝墩遗址田野考古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与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签署“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合作框架协议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2013年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毕业典礼
2013年四川大学历史文
徐中舒纪念讲座:中国文化如何走向世界
徐中舒纪念讲座:中国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版权所有 如有问题和建议请联系hm_1974228@163.com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望江路29号四川大学望江校区文科楼4楼  邮编:610064
Tel :8628-85417695 Fax:85417695